<var id="tzx5b"></var>
<menuitem id="tzx5b"></menuitem>
<cite id="tzx5b"><video id="tzx5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tzx5b"><strike id="tzx5b"><thead id="tzx5b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tzx5b"><span id="tzx5b"><var id="tzx5b"></var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tzx5b"><video id="tzx5b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tzx5b"><strike id="tzx5b"><thead id="tzx5b"></thead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tzx5b"></var><var id="tzx5b"><strike id="tzx5b"><thead id="tzx5b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当前位置:随笔吧>杂文>随笔杂谈> 潘麟的生命观

潘麟的生命观

生命观作为一个文化体系的重点与核心,它的重要性不容忽视,它就像大厦的根基一样,至关重要。如果生命观出现问题,那将是致命的。即使想法和初衷是好的,也会事与愿违,危害无穷。历史和现实的教训足可以说明问题。

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潘麟的生命学观点——

潘麟在讲《<瑜伽经>直解·进化论与退化论》中说: “我们本来就是神,就是佛,就是圣人??梢蛭持衷?,我们退化成了人(或六道中别的众生)。只要我们通过正确的方法修行和实践后,即可重新恢复我们的本来面目——佛或神?!?/p>

想成佛成圣,又说圣人还能退化,多么矛盾的逻辑??!试问:能退化的还是真正的圣人吗?

潘麟认为:圣人退化的原因是自我意识的严密封锁控制。

潘麟在《家门没上锁》一书中的生命学观点认为:众生本来就是一个佛陀,只因为自我意识的严密封锁而不能显化和起用,只有被显化出来以后,才是现实中的佛陀。

佛是已经解脱的圣人,如果还能被封锁控制,那还是佛吗?!这不是自相矛盾吗,潘麟该如何自圆其说呢?

在潘麟看来:既然 “佛陀”被自我意识严密封锁控制了,那么如何把 “佛陀”解放出来,这是问题的关键。

所以潘麟给出如下解决方案——

倡导无为:目的是使意识不起作用,这样就会把自我意识封锁控制的“佛陀”解放出来。

潘麟在讲《金刚经》时,这样说:无为是佛道修行的最高境界,什么是无为呢?无为就是什么都不做,什么都不想。修行就是大休息,大休大息,才能获得大智慧、大解脱。因为“本来圆满的佛性”中俱足了一切智慧。因为俱足,所以做什么都是多余。

按照潘麟的观点,坐等其成,就可以成佛。试问:没有付出如何有回报,没有耕耘如何有收获。岂有不劳而获之理!

人生不能体现作用和价值,生命的意义何在!难道这样生命就能进化,社会就能进步?!实在是可笑可悲——

既然“本来圆满的佛性”中俱足了一切智慧。那么试问:佛又是如何被意识锁起来的呢?

同样是讲《金刚经》,潘麟这样说:当年在佛陀菩提树下沉思——修行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,无颜见江东父老,如果还不能成功,就死了吧。无为了,佛性开显了,就成佛了,所以大休,就可以成佛。

如果带着强烈的虚荣心修行,而且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,最终选择了逃避,这样的心态能解脱吗?如果这样也算解脱,也算成佛,只能说是潘麟个人的自设标准。

如果这样的心态也能解脱,那么佛与众生还有什么区别!这不是在歪曲和诽谤吗??!

潘麟解放“佛陀”的另一方案是:自我意识的认同。

潘麟讲《心经》时说:修行是什么?修行就是强化我们与佛陀之间的认同和融入。一旦认同,抓住它,融入进去,就顿悟成佛了。不存在修行,只有认同。

潘麟的观点认为:只要自我意识的认可同意,被自我意识封锁控制的“佛陀”就被解放出来。

一边说没有修行,只有认同;一边又说通过正确的方法修行,使退化的圣人重新恢复本来面目。这不是矛盾吗?!

潘麟对生命的认识不清——

潘麟在讲《金刚经》时说:一切都是上帝(佛)自己与自己所玩的游戏,宇宙的本质就是一场游戏,是宇宙的自娱自乐。

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:潘麟混淆了宇宙与生命的关系。宇宙是承载和蕴育生命的地方,并不是生命本身。游戏与自娱自乐,都是生命表现出的特征和活力,并不是宇宙的特征。宇宙的本质是时空(种子),没有生命,宇宙则不能表现出活性。从此可以看出潘麟的生命学思想存在原则性问题。

潘麟的生命观剥夺了生命的自主权——

潘麟讲《金刚经》时说:众生都是伪装的佛,包括动物,实际都是佛,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佛,是堕落的佛,是迷途的佛。让我们成为人的是上帝,过两天上帝一高兴,就不让我们成为人了,就把我们收回去了,成为它怀抱中的孩子,乃至于与上帝融为一体,合二为一。所以让我们成为凡人的是上帝,不让我们成为凡人的也是上帝。总之与我们人类没什么事。让我们坠落的是佛性,不让我们坠落的也是佛性。 (注——潘麟认为:上帝即佛,佛性即佛陀)

既然上帝(佛)决定着众生的命运,为什么不让众生都得到解脱,圣人的慈悲何在!这不是无形在说圣人没有慈悲心,而且极其不负责任吗!事实真的是这样,还是潘麟自身如此呢?!

想解脱,却把命运交给了上帝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!没有了自主权,何谈自由解脱!

潘麟的生命观剥夺了生命自主权,不但自己甘愿成为附庸,而且还引导更多的人成为附庸。这就是误导,这才是真正的杀生?。?!

潘麟的生命观缺乏严谨性和实证性,经不起推敲和检验,是自相矛盾的观点。

文明的传承应该以正确的文化为基础和前提,而且还应该是系统完整的文化体系,包括:生命观、宇宙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、道德观、社会观、历史观、健康观等等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生命观。恰恰在生命学上潘麟的观点存在严重、原则性的问题。而这恰恰又是致命的问题?。?!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开天辟地更多文章

0潘麟的生命观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
北京赛车怎么玩_广东福彩36选7客户端下载-福彩东方6+1是什么意思 淘宝|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| 丹东学生打架事件|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|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| 江姐托孤信曝光| 红谷滩凶犯获死刑| 男孩跳绳1秒超7次|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| 马云否认数据造假|